• 返回: 魔法为道

    第一百四十七章 难言之隐

        任谁也想象不到,在‘双生世界’的彩虹之中竟藏有如此大片的亭台楼阁、花草树木,这一切景物映现在昏暗的光晕之中,实在有种说不出来的诡异之感。

        如今天元法师大多带伤,两位‘圣女’更是生死难料,眼前这名从光影中走出的神秘男子,把每个人的精神都搞得非常紧张,所有能动之人立即挣扎起身准备列阵迎敌。

        赵金刚同众人眼色交流了一番,便独自向前走了两步拱手说道:“在下‘神圣魔法学院’助教金云,我院与‘自然神殿’诸多高手尽集于此,只为天元众生祈授‘空间魔法传承’,并无丝毫恶意。万望前辈能行个方便,若能赐下尊号,日后必当禀名师长,再拜山门!”

        这位神秘男子眉目清朗,唇若涂脂,一缕长须直飘胸前,长相十分斯文隽永,尤其后背上束着的两支油光彩亮的彩色翅膀,微微颤动处还有点点流光散出,说不出的潇洒漂亮。

        这位翼族男子并没有理会赵金刚的问话,只扳着一张面孔,在众人面前慢慢的踱行了几步,然后拎起手中黑糊‘控尸虫’,张口问道:“谁杀的?”

        此人面目严肃摆着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在他的注视之下,有几名年轻的光明助教,不自觉的就把目光投到了王生的身上。

        翼族男子见这帮人迟疑不定正待出手驱赶,哪知王生身上突然火光一闪,却是小紫龙又烧毁了赵金刚送上辟火长袍,把王生重新变回了野人。

        “商。。商离?此乃火神私宠商离!”翼族男子看到小紫龙之后眼珠都不会动了,他从‘控尸虫’口中掏出一枚玉珏,不停摩挲着颤声说道:“‘龙有高标,珏以锁之。’原来。。原来。。火神的私宠真的遗落在此,此乃。。此乃。。”

        他连说了好几句‘此乃’,也没‘乃’出个所以然来,神情激动之下上连身子都超前探了出去。不过他立时意识到自己失态,便重新调整了神色,背手训斥道:“赤身裸体成何体统,念汝年幼无知,将腰间紫龙偿了吾尸虫性命便了!”

        翼族男子等了一会儿,发现王生根本就没理他,当即大怒道:“火神私宠,岂是尔能可以享用!”他一边说着一边伸手举起玉珏,从彩虹上勾起一缕火光烧了上去。

        玉珏被火光炙烤立时放出一股黑烟,将刚刚入睡的小紫龙惊醒了过来,触电似得乍开了全身毛发朝着玉珏直扑了过去。

        翼族男子见咒法应验,急翻过玉珏照着上边的咒语念诵了两边,然后伸手一指自己的左臂,空中的小紫龙只觉得浑身一紧危机感急传而至。它惊慌失措的转身一口咬在了王生肩膀上露出了满脸哀求之色,似乎是想求王生留下自己。

        可惜王生此时正忙着救治两位圣女,根本不知道小紫龙想干什么,他肩膀吃疼之下随手一巴掌便将紫龙扇了下来,小紫龙便在一阵幽怨之极的哀嚎声中被硬生生拽走,化作了一枚紫色的花纹印在了翼族男子左手腕上。

        王生此时才意识到小紫龙被人抓走,他还没想出如何应对,便听得翼族男子接着说道:“回去告诉老瘸子,传承本天定,只付有缘人。为人者当从一而终,岂可顾盼不决!此二女均有极高魔法亲和力,面目也算姣好,若真得‘空间传承’当可重塑肉身、再造神台。但其三人情欲纠缠令人不齿,不配入吾门来。速速离去,休得把死人污了吾彩虹颜色。”

        这人语调沉稳,轻言轻语之间便将两女判了死刑,还乱点鸳鸯谱,把两个女孩都硬判给了王生,实在有些莫名其妙。

        不过此事关乎生死前程,两路人马哪里还会顾及这些末节,他们一个个争相开言劝说翼族男子将‘空间魔法’传下来。更有几位自作聪明之辈,将自家‘圣女’说成是王生原配,情比金坚,若有传承必须优先考虑。

        翼族男子新得了至宝哪有心情理会旁人啰嗦,众人只听得一阵悦耳的‘叮咚’之声,便凭空升起一团流光溢彩的云雾,托着众人朝着‘双生世界’入口方向急速的飞降而去。

        “前辈我们不能走呀!”

        “望请赐下救命之法!”

        “红月照处。。”

        “盖亚~我的女神。。”

        两个教会的精英们如何能放弃这救命的机会,他们各施法术跃起追击,一时间旋风、冰桥、蒲公英争相飞舞,声势颇为浩大。

        翼族男子似乎早就料到这帮人要追过来,他轻哼了一声,双手结印朝着脚下的彩虹轻轻一点,只见一片七色光华闪过,整个‘双生世界’突然震动了起来,仿佛有千万头牦牛齐声嘶吼,发出震

        耳欲聋的‘昂昂’鸣响。

        原本横跨天际的那道彩虹桥,竟从他身后的那片房屋开始翻腾起来,眨眼间化成了七条几十丈粗细的巨型蟒蛇,凌空扑击而下。

        幸亏翼族男子不想伤人,那七条齐天巨蟒只是轻轻将法师们逼回到彩云之上,然后便呲着山峰般的长牙挡在了众人身前,不住地盘旋恐吓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老瘸子竟未谕吾之名否?于此彩虹之上,那老匹夫尚且谦卑守礼,汝等小儿若此。。。大。。大。。大~胆~!!”

        翼族男子突然间发出一声大吼,把所有人都震得心头一颤,谁也没想到刚刚还文质彬彬的翼族美男子此时会须发皆张,竟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完,便驱着七条长蛇奋力向身后急速扑去。

        直到这会儿众人才发现,刚才一直躲人群中的‘王裸魔’,竟不知用了什么方法躲过了长蛇的拦截,此时正一手拎着一位‘圣女’朝着远处的亭台楼阁疯狂的飞奔。

        刚才七条长蛇激荡之时稍稍将远处的雾气搅散了一些,王生凭着超绝的目力发现那群建筑之中有一根不算太高的银色太阳雕塑。

        那可是‘光明神殿’的特有的标志,两个女孩子或许能救回来了!

        王生看到了希望立时兴奋了起来,他仗着头顶上的‘神像’护体横冲直撞,硬生生的顶穿了一条红色的长蛇的肚皮,重新回到彩虹之上。

        这份状如疯狗的气势,把身后的法师们看的眼都直了,那位有些迂腐的执事千鱼,一边跟着奔跑还不住的击腿赞叹道:“头顶神像,裸衣无当!其势如火,有你无我!‘神像裸模’果真名不虚传!”

        翼族男子本来只想教训一下小辈让其知难而退,哪知这个裸身男子竟然要私闯民宅?这人怎地如此能跑,连妖兽‘相柳’都追赶不上?那片房屋之中可有自己的珍爱之物,若是稍有破损就是把这小子拆碎了也不解恨呀!

        翼族男子眼见自己追之不及便抬手朝前方撒出去一把七色光芒,在那片云团楼阁之前幻出了一大队金盔金甲的高大战士,‘哇呀呀’的冲杀过来。

        王生低着脑袋一路狂奔,根本没看清这些金甲战士从哪里冒出来的。这帮人每一名都有丈许高矮,一个个手持长刀铁戟脚下还踩着大片的火光旋风,竟然都是法武双修的高阶战士,当真是威风凛凛杀气腾腾,愣是把王生吓的脚底打滑,好悬没一屁股坐到地上。

        这队武士速度也是极快,眨眼间便杀到了王生眼前,这满天耀眼的金光闪的他眼睛都睁不开了。此刻他后有追兵前有阻击,万般无奈之下只有咬牙跺脚,将两个姑娘又往身后收了几寸准备来个蛮牛冲锋,想仗着头顶所剩无几的‘光明神像’最后撞出一条血路。

        不过这一次终于轮到了王生发运,当他快要冲进敌阵的一刹那间,忽然间发现眼前的这些战士身体周围都裹着一层莹莹的光润,而且甲胄边缘也能看到一些细微的扭曲。

        “又是幻术!?难道这‘双生世界’盛产变戏法的不成?”

        经过‘灯火阑珊岛’一战,王生对于幻术的了解已经十分深刻,尽管眼前这些金甲战士比‘灯灵’化出的那些奇形怪状的生物真实的多,但幻术终究是幻术,在王生这个正牌道士眼里,真真是连土鸡瓦犬都算不上。

        王生此时绝处逢生,直乐的嘴都合不拢了。只见他口中诵咒双手绘出‘金光印’,大吼了一声:“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便一头撞进敌阵之中,从那些高大的武士身体中一穿而过。

        翼族男子自认为修行卓越,幻化的物体几乎和实物已经没什么区别了,谁知这个裸体男人却视之无物,眼前的一幕严重超出了他的想象,直吓得他好悬没从长蛇上掉下来。

        ‘坏了!!时才那些小辈叫他‘神像裸魔’,莫不是此人对雕像有什么特殊癖好,若果让他冲进花园,见到了,我的。。我的。。。。那。。那该如何是好。。。!  ’

        “小。。小。。那。。那位。。裸体好汉,有话好说!你别跑这么使劲,‘空间传承’给你行了吧?小兄弟你先等等呀!”翼族男子越越怕气息都乱了,再也顾不得之乎者也,说话间语气诚恳就差认错道歉了。

        王生害怕两个女孩子坚持不住,把所有的真元都放到了双脚之上,后方是骂是求他完全不理,急速奔来每一步都能跳出好远,眨眼间便钻进云雾楼宇之中。

        翼族男子心疼自家不敢驾长蛇冲击自家房屋,只能跟着跳下蛇头在王生身后拼命的追赶。

        “别进屋!别进屋!‘空间传承’在我手里呢,

        给你就是了,你拆我家房子干什么呀?!祖宗~~你等会儿~!”

        向来多疑的王生哪里肯信旁人指点,他偏偏就从房子里一穿而过,一路拆墙打洞踹门毁屋子,成心把眼前的建筑撞的‘噼里啪啦’,把身后的翼族男子都快急哭了。

        他一丝弯路都没有多绕,没一会儿工夫便闯进了神殿大厅之中,不想这间‘光明神殿’只有三丈见方,除了当中的‘光明柱’和几幅壁画之外,根本没有其他房间。

        王生转悠了两圈,忽然想起这根大柱子似乎和‘神光室’中的发光的石头是一种材料,他当机立断抬手一招‘气功炮’便把‘神光柱’打成了两半,‘哗啦啦’的撞破屋顶,直接拍到了屋后的花园之中。

        他的猜想果然准确,‘神光柱’倒塌之后果然从断面中飘出了一大片星星点点的白色光斑,慢慢的落到了三个人的伤口之上。

        只可惜这根‘神光柱’太细播撒的光斑极为稀少,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眼见两个女孩气息越来越弱,王生连忙跳到后花园中,把整根大柱子都砸成了小块围着她俩堆成了一圈,好让更多的光斑散溢出来。

        神殿背后本是一座布置极为精巧的小花园,七八座花圃中栽满了红花、益母草、金刚藤、茯苓、三七、紫珠草等各种植物,迎面有一尊女人的暖玉雕像,妖娆妩媚的站在一座水晶制成的凉亭之中,远远望去极为漂亮。

        王生见到这些花草眼前陡然一亮,摆完了石块之后,急忙跑到园中摘下一蓬仙鹤草,三七叶,在口中咀嚼了片刻,敷在格桑卓尔的创口表面。然后又取了点天麻、木香等物用指力强行捏出一些汁液,润在丽娘的红唇之上,稍起了一些镇痉熄风,开窍定惊之效。

        此处种植的中药,年份和成色均属上成,若有一枚金针在手,当可借助药力帮助她们稍微恢复一些伤势。

        紧随其后的翼族男子,一进花园子便看到王生在砸石头,刨土坑,只吓得魂都没了。他三步并作两步扑到了那尊美女雕塑面前,抱着水晶罩子仔细观察了半天,连边边角角都细数了一边,直看了一顿饭的工夫,这才确定王生并没有触碰他的心肝宝贝。

        刚才王生这一路头顶神像横冲直闯的样子,他可是心有余悸,能凝结出如此真实的‘光明神像’,又能无视自己的‘幻真之术’,九成九定是‘光明使者’无疑,那可是万万得罪不得。

        他一念至此便收起傲慢的神情,拱手说道:“尊驾可是‘光明使者’当面?且恕不知冒犯之罪。在下‘双生世界守门人’冯诺依·志摩,此‘空间传承’且拿去自用,还请前厅叙话。”他一边尽力措辞好缓和两人的关系,一边送上一枚精美的玉匣丢了过来,想拉着王生尽快远离他的宝贝雕像。

        王生从玉匣之中取出了一张符箓似得奇怪纸张,仔细观察了起来。按照看门人志摩所说,这张纸就是‘空间传承’,但自问世以来始终也没人参透用法,纸上的绘制的阵法只有开关‘空间门禁’的一道小术,并不算高深,且只能传于多手之族,常人学之无用,那只死虫便是这帮人试验之物。

        满怀希望的王生听到这里当时就傻了眼,原来这‘重塑肉身,再造神台。’就是个传说呀?这张纸是蒸是煮,是整片咽下还是烧成灰烬,完全没个头绪。

        不信命的王生并没有就此放弃,他捏着这张符箓研究了一会儿,便扯过一片大叶子蹲在地上勾勒起来,还反反复复的在两个姑娘身上不住的实验,可惜他折腾了半天也没有任何效果。

        冯诺依·志摩见他没有离开的意思,还把这座美丽花园子刨了个乱七八糟,直心疼的胡子都薅掉了好几根。不过他看了一会儿之后,忽然发现那两个早就被他判了死刑的女孩子竟然还没有死,这可真的是奇怪之极。

        他知道自己家的‘光明神柱’根本救不活人,站在原地思考了一会儿忽然眼前一亮,拉住王生指着自己小腹的位置,殷切的开口问道:“尊驾可是草药大夫?吾有一症,经久不愈,难以言表,汝若可医之,吾当指汝你一条救命之法。”

        王生闻听此言立时高兴了起来,他抬起头朝冯诺依·志摩打量了两眼,见他面色红润、气息调匀,不似有何病症,既有难言之隐也一定不算难治,随即开口答道:“我老大‘光明神’说了,让我下凡之后一定要多多普度众生。这草药手段都是他老人家亲传,专治各种疑难杂症。世上都叫我‘王神医’‘阎王敌’!你叫志摩是吧?只要你先说出救命之法,无论你是萎软不举还是举而不坚,到我这通通一针包好。”


    本站域名变为  www.bxwx666.org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