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春雷1979

    第041章?一毛一毛砍

    “一块八的利润,看似留足了利润空间。但是——”

    韩春雷眯着眼睛笑了笑,说道,“泉哥,我的成本又何止两块钱的进价?”

    “春雷,运输成本,人力成本这种行外话,你就别说了。”

    蔡井泉摇了摇头,说道:“这些成本,我都给你折算在了利润空间里,不然出厂价就不是两块钱的事了。”

    韩春雷说道:“泉哥,你始终在回避风险成本这个存在啊?”

    “什么叫风险成本?”

    蔡井泉忍不住好笑道:“你不会是想说,假领子倒腾回去之后卖不掉,也算风险?然后要把这风险转嫁到进货成本上?你是来搞笑的嘛?还是说,你把泉哥当成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仔?”

    说着,他看向一旁的张喜禄,说道:“做生意哪能没有风险?没有风险那能叫生意吗?这么浅显的道理,我看喜禄兄弟都懂吧?”

    张喜禄知道韩春雷在和蔡井泉砍价,但是他也觉得韩春雷这个砍价的理由,站不住。他在长河公社做掮客那会儿,都知道给人牵线搭桥一旦双方没谈拢,他鸡毛都挣不到,白搭进去大把的时间和精力。但这就是掮客的风险。谁也不敢保证每次牵线搭桥都能成。

    所以见蔡井泉问向自己,他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嗯嗯两声。

    惹得韩春雷暗骂一声,猪队友!

    他说道:“泉哥,你明明知道我说的风险,不是指这个风险。”

    蔡井泉说道:“那我就不懂还有什么风险了?”

    “这个风险,泉哥你懂。”

    韩春雷指了指地上的三个纸皮箱,说道:“不然,你也不会把它们压在床底下这么长时间了。”

    “你……你这话什么意思?”

    蔡井泉的面色微变, 不过这个小小的变化,连张喜禄都察觉到了。

    “好吧,既然泉哥一定要我把话说开,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韩春雷弯腰俯下身拿起一件假领子,在手中轻轻抖落了一下,说道:“公然拿这个东西在市面上卖,论起来,这可比割资本主义尾巴严重多了。一个不小心,招来公安,货全给没收了不说,一旦被扣个投机倒把罪,恐怕还要吃牢饭啊。”

    割资本主义尾巴,针对的是搞家庭农副产品的,前些年文文/革那会儿这个在农村屡见不鲜。别说蔡井泉了,就连张喜禄在长河公社都见怪不怪了。在农村,有的人家里会偷偷养上几只大鹅,有的人院里会偷偷豢上几只鸡鸭,有的人家会偷偷攒上一筐子鸡蛋,还有的人家会偷偷炒上半袋花生瓜子儿,然后偷偷送到城里去卖钱。一旦被截获,这些东西都会被没收,还要在社员大会上做检讨。

    这种违背集体私搞农副产品的行为,一度被认为是滋生资本主义的温床。对这种行为的打击,被称之为“割资本主义的尾巴”。

    不过文/革结束后,农村里搞资本主义尾巴的人,屡见不鲜,怎么禁也还是有人偷偷在搞,毕竟处罚的手段也不重。但是公然在城里做买卖,违背计划内国家统配价,破坏计划经济体制,那就不是割资本主义尾巴那么简单了,而是典型的投机倒把罪。

    两者孰轻孰重,韩春雷懂,蔡井泉会不懂?

    “呃…”

    蔡井泉被韩春雷说中了心事,沉吟片刻,解释道:“其实从今年年初开始,我们这边抓投机倒把罪的风声也没那么紧了。你私底下贩卖,没人举报,公安一般是不会来查的。”

    “呵呵,但真被查了,黄花菜也凉了。泉哥,别忘了这些假领子,我是要冒着极大的风险,带回杭州去的。我们那边,现在不比你们这边宽松啊。我们村有个磨刀匠,想要进城走街窜巷磨个剪子菜刀挣点钱,都要大队开证明。”韩春雷说道。

    蔡井泉有些哑然。

    他思虑片刻后,咬咬牙,抬头说道:“每件进价再减二毛八,够诚意了吧?”

    “好……”张喜禄喜上眉梢,脱口喊道。

    “好什么好?”

    韩春雷有点后悔带这家伙来了,断然摇头道:“泉哥,能不能再多一点诚意?”

    “每件再减二毛八,还不够诚意?那什么叫诚意?”

    蔡井泉皱着眉头,道:“我再给你抹两分钱,每件进价降三毛,折一块七一件!”

    张喜禄已经在韩春雷身后轻轻踢了踢他的脚后跟,示意他见好就收吧。一件进价一块七,外面可以卖到三块七八,如果不用布票的话,甚至可以卖到四块多五块。

    这买卖,很可以了!

    谁知韩春雷却摇了摇头,说道:“不行!”

    “啥?不行?这还不行?”蔡井泉怒目圆睁,瞬间变脸。

    他觉得韩春雷有点蹬鼻子上脸,得寸进尺了。

    张喜禄也觉得,韩春雷这砍价砍得有点过分了。他很担心这煮熟了,马上就要到嘴的买卖,突然又飞走了。

    韩春雷笑道:“泉哥,你先别急,我是想说,我不用你降价到一毛七,咱还是定两块一件的进货价。”

    “你有病吧?”蔡井泉脱口而出,难以置信。

    张喜禄听罢差点跪在地上,也在韩春雷身后急忙唤道:“春雷,你没事吧?”

    韩春雷没理会张喜禄,直面坦然地看着蔡井泉,认真地说道:“我没病,我好得很,我说,我不用你降价。我同意两元钱一件的进货价,我同意!”

    “那你刚才费半天口舌,讨价还价的,你现在又……”蔡井泉见韩春雷说得这般认真,真心有些糊涂了,不明白他葫芦里卖得到底是啥药。

    韩春雷再次郑重其事地说道:“进货价两元一件,我同意!不过我要四百件假领子!”

    “这里三纸箱,估计就两百件,我们的库存都在这儿了。如果你确定要四百件的话,还需要再等两天。我们就几台缝纫机,偷偷摸摸搞,一天也只能搞六七十件。”

    “两天就两天,我们可以等!”

    韩春雷说道:“不过,泉哥,进货价依着你,说两块就两块,我一分钱都不跟你砍。那这个付款的方式,是不是也可以听听我的意见?”

    蔡井泉不解地问道:“什么付款方式?不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吗?还有啥付款方式?”

    “泉哥,你先坐,我慢慢说给你听哈。”韩春雷笑着请蔡井泉坐回了刚才吃饭的位置。

    都说,人与人相处久了,会心生触觉。

    张喜禄在韩春雷请蔡井泉坐回原位的一刹那,突然心生出一股熟悉的触觉,他感觉春雷好像又要开始占人便宜了。

    他不禁暗里揣度,难道刚才春雷之前又是义愤填膺,又是得寸进尺,都是在演戏?就为了跟蔡井泉商量下面的事儿?


    本站域名变为  www.bxwx666.org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