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蚍蜉传

    101砥砺(一)

        横亘于湍急河面的宽木桥建成已久,长久以来的风吹雨打致使不少棱角枢结缺失朽蠹。数百上千马匹徐徐通行其上,木板间传来“吱吱咔咔”的响动,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倒塌散架也似。今日微雨,与阴暗的天际相对应的是愈加浑浊的河水,伫立河岸的“兴世王”王国宁看着奔流的水势,没有说话,一抬头面对自对岸络绎过桥的骑兵,则不由皱起了眉头。

        “见过二位将军。”两名膀大腰圆的披甲汉子迈步走到身前,王国宁忍着不快,拱手行礼。这俩汉子都是罗汝才身边的嫡系大将,左边稍高些的是曹营南营方面将军杨金山,右边刀疤脸的是曹营北营方面将军王可怀。虽然都不是独立的掌盘子,但在曹营中论地位,王国宁远远不如他们。

        “有情况吗?”以打仗不要命着名、人称“杨傻子”的杨金山粗着嗓子问道,“但闻赵贼近日摸进了林子,保不准将会从这一带出林渡河,你可得把细点儿。”

        “小的明白。”王国宁极不情愿回了一句,转过话题,问道,“不知二位前来所为何事?”曹营五名方面将军除中营方面将军朱养民驻守县城保卫外,其余四将都随罗汝才的外甥王龙坐镇猫子冲,负责监督北面战况。杨金山、王可怀既然现身,可见王龙至少分了一半兵力到了这里。

        杨金山瞥瞥他,大剌剌道:“王领哨怕你挡不住赵贼,特差我等前来相助。”

        王国宁拱手道:“此段河水甚急,若赵贼强渡,我有守河之利,半渡击之,赢面极大。”

        杨金山冷笑道:“输赢不是你说的算,赵贼骁悍,真打起来,你未必遮拦得住。”

        王国宁犹自不服,正要提声强辩,王可怀说道:“王掌盘子,王领哨着我二人率近千马军来,一为了协助防河,二也为与猫子冲成犄角之势,如此布置,于大局有利。”

        王国宁心道:“有利个屁,赵贼真要渡河,有老子和县城后续援军堵住,就半个子儿也飞不过去。向北尚有王家兄弟、常国安、刘希尧拦在当中,猫子冲实是最最安稳之所在。你俩贼怂的东西假称什么‘协助防河’、‘犄角之势’,到头来还不是放心不下,带着兵来防备老子?”如此一想,反而释怀,“王龙既要安插自己人到这里,倒省得老子费心费力。做这狗日的左翼,功劳捞不着几个,还得整日价提心吊胆,老子早就不乐意。现在好了,这仗怎么打,随他闹腾便了。”于是转怨为安,神情顿时怡然。

        王国宁满不在乎的模样给杨金山瞧在眼里,寻个机会拉过王可怀道:“你说王领哨吩咐的靠谱不?王国宁若真有心中有鬼,怎么不动声色的?”

        王可怀白他一眼道:“王领哨也是从北面得到的消息,切实与否尚无定论,要不咱们还费什么周折?”又道,“赵贼即至,未雨绸缪总比无动于衷要好。”

        杨金山颔首道:“理是这个理儿,然则猫子冲分了一半兵在这,兴许有些空虚。”

        王可怀笑道:“皇帝不急太监急,王领哨都没着急,你倒上火了。且不说赵贼能不能避开王家兄弟,就算避开了,还有常国安、刘希尧隔在猫子冲与赵贼中间。常国安个土耗子挖了这么久的沟壕,把方塆修得铁桶阵一般,岂是说过去就能过去的?”更道,“再说了,郭庄离猫子冲也不算太远,若真有万一,咱们撒开了马蹄救援,难道还来不及?”

        杨金山听他这么一说,方才改容称是

        小雨酥酥,漫天漫地自方塆上空扬扬飘飞。

        八月底依然炎热,可今日云黑天暗,雨也格外沁凉。小风带雨不断吹来,徘徊沙河滩涂地的刘希尧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嘟囔着揉了揉鼻头。向不远处看去,沙河东侧阡陌纵横、沟壑夹杂,都是前段时间常国安部挖掘立墙的痕迹,续向东则有数座板桥跨在泥水淤浑的河面,踏着它们渡河再走数里,便能看见立寨田家窑的杨友贤部。

        刘希尧慢慢走着脑中却是思潮起伏,不防脚下踩了个空,差些摔个狗啃泥,怒目看去,还不是拜那尚未填埋的沟隙所赐,愤愤骂一句:“他奶奶的常国安!”

        垄上一军将踩着泥泞飞奔而来,心神不宁的刘希尧咽口唾沫,主动迎上去,问道:“赵贼来了?”

        那军将将沾满面部的无数细小水珠拭去,猛点头道:“掌盘子料事如神,营西放哨的兄弟接到常营传递消息,赵贼一部自西突袭而至,已冲破北工事!”

        “中看不中用的草包!”刘希尧暗骂道,但骂完却不禁有些窃喜。赵营出密林径攻方塆固然令人惊诧,但早到晚到不过时间问题,多少有些心理准备。然而常国安辛辛苦苦修筑了数日的工事竟如此不堪一击,着实叫人大跌眼镜。墙垣壕沟既是豆腐渣工程,那么便再也不必担心风头给常国安抢了过去。只要此次顺利击败赵营,甚至可以在罗汝才面前狠狠打压常国安一番。

        “赵贼多少兵马?”刘希尧足不点地,转身疾步朝营地方向走去,边走边问。

        那军将回道:“千人以上,常掌盘子收缩了兵力,正与赵贼缠斗。”

        “甚好。”刘希尧暗自点头,同时传令,“留百人继续驻防,其余的即刻整顿,随我出战!”虽说赵营来得又急又猛,但常国安手底下毕竟有二千人,短时间内将赵营牵制住没有问题,趁着双方鏖战,自己带千余人出其不意再杀进去,必能一锤定音。

        刘希尧越想越兴奋,脑海中甚至都浮现出了赵当世兵败受俘、跪在自己脚前的惨淡姿态。不过,及至辕门外,他忽想起一事,招手将那正要去通传军令的军将召回,吩咐道:“安排几个人,火速前往时家小冲,请王掌盘子支援。”做事需留后手,赵营能战之名在外,刘希尧自觉胜算虽大,尚未到十拿九稳的地步,为以防万一,他想起了驻扎在北面数里外的王光恩等部。把他们叫上,抢不了自己固守方塆的功劳,又能加一道保险,何乐而不为?

        常、刘二营的驻地并不远,刘希尧率千余人沿着北面工事南侧而行,不三里,即抵达了常国安大营的东端。灰暗的天光下,旗帜曳乱、兵戈交对,喊杀声充盈四野,刘希尧举目四顾,局面已经完全演变成了混战,他自盘算作战事宜,前方大道上,乌乌泱泱忽涌来数百兵马。

        “且慢!”前部弓弩手欲要阻击,刘希尧却瞧见那数百兵马中歪斜着的旗帜像是常国安部的旗号,起手制止。话音刚落,对面一将纵马而出,高声呼喊。刘希尧凝目细视,果是贯甲提兵常国安。

        “战况如何了?”两人靠近,刘希尧满脸矜傲,故意拉长了声调。

        常国安一改往日针锋相对的态度,讪讪答道:“赵贼奸滑,趁我逻兵换防之际踹入营中,兄弟措手不及,一时落了下风。”又道,“赵贼兵沿北工事向东推进,来势汹汹,我营前部数百人抵在那里相持,兄弟则带着剩下的数百人往后喘息备战。”

        刘希尧暗笑不已,口道:“常兄勿虑,有我在,赵贼再难猖狂!”却是绝口不提王光恩等部亦将赶来的事。

        “刘兄来的正是时候。”常国安显然是惊魂未定,雨水从他的头盔缝隙肆意流淌上面庞,沾湿了的发须交横,与他微颤的唇齿、空洞的眼神相配,一派颓丧之气。

        常国安投来的殷切目光,令刘希尧很是扬眉吐气,但大敌当前,他也无暇继续嗤笑常国安的无能,乃道:“常兄少歇,我先走一步。”

        “刘兄只管向前,后边有兄弟守着,万无一失!”常国安颇有些谄媚的笑了笑。

        “见风使舵的小人,先前的威风哪去了?”刘希尧不屑想道,敷衍地朝常国安抱一抱拳,将手一抬。左右传令兵见状,各挥令旗,原地待命着的兵士再度动起脚步。常国安同样回马队列中,手下数百兵立刻左右分开一条路,容刘希尧带兵通过。

        方塆地势低平,落雨依旧蒙蒙,风势则转变大了许多。北面工事立有墙子两道,每隔一定距离都凿有供鸟铳射击、大小不一的枪炮眼若干,总体堪称密集。横吹的风穿过这些口眼,发出凄厉婉转的尖啸声,仿佛荒野孤魂野鬼的嚎哭,直叫人不寒而栗。

        “好事不干一件,装腔作势到头来济得甚事!”刘希尧本来就对常国安修筑的工事看不顺眼,这时听着不绝如缕的风声心中发毛,更想起不久前在沙河岸边差些栽跟头的窘态,满心不悦,“等退了赵贼,需拿这毫无用处的工事好好挤兑挤兑姓常的。”

        越往西,风声中夹杂的拼杀声越是清晰,两面大旗飘扬在在不远处的草地上空,一曰“徐”、一曰“韩”,两旗当中,一数丈高的长杆挺立当中,悬挂着的大纛在风中飒飒招展,上头那白底黑字的“赵”字格外醒目。

        “赵贼亲自到了吗?”刘希尧一想到这里,半是紧张、半是激动。联想起罗汝才头前所许下“拿得赵当世首级者,我与之结兄弟谊”的承诺,战意顿时升腾到了极点。

        “轰——”

        蓦然间,一道闪电劈开昏暗的苍穹,滚滚雷声随之炸响,雨滴渐大,似是暴风雨将至的前兆。刘希尧刚将目光移向上空,耳畔又起“砰砰”之声。

        “这是雷声?”刘希尧一怔,旋即反应过来两者的差别,后头的响动,应是炮铳所发无疑。与此同时,自己阵列的前方,乍起波澜。

        “赵贼来啦!”

        惊呼陡传,在刘希尧的阵列中瞬间传遍。刘希尧勒马横刀,召集几名心腹军将道:“按计划行事,让姓常的人顶在前面,咱们分兵左右抄进!”

        才说完,前方指挥的一名军将急至身前,禀道:“掌盘子,事情不对!”说着话脸都青了,“我军才与前方常营接触,彼等不进反退,正冲杀我军前部!”

        刘希尧脑袋一浑,讷道:“亮过我军旗号了吗?”

        那军将道:“旗号、口号都传过了,彼等倒戈相对,并无犹豫!”

        “什么?”

        刘希尧不禁愣住,还没回过神,后方又有军将火速传报,道:“后部休整的常营兵猝袭我军,我军后方已乱!”

        一茬未完,左右两边亦是变生肘腋,各有传报——

        “赵贼马军自左翼突进,截断我军!”

        “我军右翼受赵贼重甲猛士强攻,支持不住!”

        这些话刘希尧一一听在耳中,又一一如耳边风过而不存。直到一个声音将他彻底敲醒。

        “活捉奸贼刘希尧者,赏银百两,拔擢一级!”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本该与自己并肩战斗的同袍常国安。


    本站域名变为  www.bxwx666.org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